試閱/冰漾/沒有貼完/《居家用品大全之學長牌》(冰漾R//1//8)

四年前的黑歷史。

基於鮮網掛了又需要試閱我只好貼過來。


現場試閱也是這些內容,是另外印的小冊。

因為要封本子的話大概整本有一半都要掰掰了所以(ry

 

這本CWT37現場要檢查證件喔。

其餘資訊見此:http://ayalin219.lofter.com/post/322f52_149bc53


二刷版本照片如下




由書衣換成書耳,原裏封換成蝴蝶頁。

蝴蝶頁最外層以亮亮的黑金色特殊紙取代。

內容除了版權頁以外都沒改。

其實現在看到書想想我應該改個後記的


總之資訊和試閱如下:


《居家用品大全之學長牌》(冰漾)

此為試閱,出版的稿子會再做修改。

此為18禁,未成年者請立即放下此試閱。(不過我網路都沒放出來(ry

學長牌收錄:

  • 【初之章】學長牌之百科全書(H有)

  • 【中之章】學長牌之希爾德盾

  • 【末之章】學長牌之萬用毛巾(H有)

  • 【尾之章】學長牌之自動空調

  • 【外一章】學長牌之充氣娃娃(微H)

※  插花:布丁控海濘彧絯

 

 

 *-*-*-*-*-*-*-*-*-*-*-*-*

 

【學長牌出品,保證佳品!】

。學長牌使用說明。

-壹、使用說明及注意事項宣導

(1)若物品遭受外力攻擊,會自動反擊,此屬正當防衛現象。

(2)如無意外,在保存良好的情況之下,使用期限及持久度都很長。

(3)如有其他疑惑,請來電洽詢物品發行總經銷公司的客服部門:

   無殿(01)7552-0168-9,由專人為您服務。

 

 

-貳、保證人介紹:扇董事

*-*-*-

時間:上午九點整  地點:無殿  

 

  『我家那個臭小子啊,不懂得敬老尊賢又不理會尊師重道,連點禮貌都不給我這個老人家,好歹我家那口子可是教導他十幾年的師父啊!師母當得好沒趣嗚嗚嗚…』

  嘴裡數落著自家的死小孩,一邊象徵性的拿起手上的扇子遮住梨花帶淚的容貌(假裝的),扇董事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條絲質手絹擦擦那彷彿不存在的眼淚。

 

  『請問能力方面呢?』敬業的特派記者忽視扇的哭哭啼啼,努力想要從她的口中問出答案。

 

  『就是冰火共存啊!』迅速收掉剛剛還在掉個不停的眼淚,扇董事像看到什麼好玩的玩具在眼前一樣,眼睛突然亮了起來。

  『一講到這個啊,就不得不提一下他小時候的趣事呢!』把玩著手上紀錄用的水晶,她繼續敘述當年那個無殿一角某偏廳的災難,『那時候我從外面回來隨手逮了幾個鬼族給小鬼當玩具玩,沒想到那幾個鬼族這麼不耐打,三兩下被火燒成灰燼然後當場被凍成冰柱,四周的火舌高漲得可以吞噬一個成年人,火圈的外面則環繞著寒意逼人的薄冰,就這樣一層冰一層火地交錯成一個隔絕的壁壘呢!』

 

  想起那段回憶,扇董事似乎有點意猶未盡,『那時候的火還大得蔓延到無殿主殿去呢!真的是超壯觀的!』開心地舞著和服袖子的下擺,她那如纖蔥般的手指指向主殿的方向。講到一個段落後,扇董事收回手,用兩隻手穩穩地端著茶杯,輕啜了一口內容物,稍做休息。

 

  『不過使用過當會造成能力失衡就是了,但是這些年經過我家那口子還有鏡跟我的調教後,我想他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吧!』扇董事搖著手中的摺扇,難得收斂起玩世不恭的樣子,她帶著百年難得一見的慈母口吻表示,『好歹他也是我們三個的嫡傳弟子嘛!』

 

*-*-*-

  

  以上,就是保證人扇董事的簡單介紹。

 

 

 

-參、出品者推薦:亞那瑟恩‧伊沐洛及其妻

*-*-*-

 

時間:千年前的下午十二點五十分

地點:某偏僻陰暗的山洞中  

 

  『颯彌亞嗎?』冰牙族第三王子--亞那瑟恩‧伊沐洛笑瞇瞇地告訴眼前特地穿越時空而來的客人,『他啊,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驕傲喔!這孩子從小學什麼都快,學習能力快得恐怕連賽塔都要嘖嘖稱奇呢!』

 

  燄之谷一族的公主在一旁幫自家丈夫補充,『是啊!任何東西只要一教給他,沒多久就會看見他完全吸收,而且開始和之前學到的知識做某種程度上的連結,依照屬性應用在各種不同方面,比他老爸不知道優秀多少倍呢!』

 

  『妳應該不會因此而變心吧?』溫柔地看了身旁的妻子一眼,亞那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像是要防止她跑掉一樣,開玩笑地對她說。

 

  為了維持身為一族的公主該有的優雅氣質與儀態,她努力忍下給伴侶一個白眼的衝動,『我早就變心了,只不過不小心把心遺落在你身上而已。』

  

    不給亞那再度開口講話的機會,接著未盡的話語,來自燄之谷的公主繼續敘述:『亞的記性可是數一數二的好,前幾天才把燄之谷祖傳控制火焰的秘法教給他而已,亞那還多讓他學了精靈百句歌跟天使的祝禱咒文,亞就已經全部熟記在心了。』

 

*-*-*-

 

  以上,就是出品者亞那瑟恩‧伊沐洛及其妻的大力推薦。

 

 

 

-肆、試用者感言:褚冥漾

*-*-*-

 

時間:下午五點三十分  地點:黑館

 

  今天是禮拜三,一個豔陽高照的好天氣。

 

  那是不久前發生的事情,喵喵、萊恩、千冬歲還有我一行人悠閒地坐在餐廳吃午餐時,喵喵突然開口問我這個問題,在我心中投下了一個巨大而且效果驚人的震撼彈,害我聽完問題後靈魂一直處於神遊狀態,久久沒有回神,連午餐結束眾人都已經分頭解散各自去做各自的事都沒有發現,我就這樣一路晃回我的房間。

 

*-*-*-

 

  『漾漾,你對學長有什麼樣的感覺?』喵喵放下手中的湯匙,歪著頭問我。

 

  『很強啊!』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心中最真實的感想。

  其實我一直在心裡偷偷認為學長實在是強到見鬼的地步,從他手中做出來的東西,從簡單的爆符到超難的法陣,每樣功能都很強大,效果還莫名地持久,對我這種初學者來說,最重要的是──超容易上手的!

 

  一直到我親眼看見學長俐落地收拾掉一個據說很難解決的高等魔封咒,把它變成一條看起來無害的蝴蝶結黑蛇,這個想法更是如生根似地深植在我的內心中。

 

  後來,在船上學長向我解釋袍級的類型的時候,五色雞頭說黑色仙人掌覺得學長應該是屬於萬用型,我第一次打從心底同意他的看法,因為說得太貼切了!

 

  『學長=萬用型=無所不能=每項技能都強到不行=沒有弱點=強者=變態』至少,我心中的這個等式還沒有被打破過。

 

 

  「你說誰和變態是畫上等號的啊?」一腳踹開幾乎沒什麼功用的大門(因為沒有人會敲門),學長大步走進我的房間,冷冷地盯著站在他面前畏畏縮縮的我。

 

  如果視線可以殺人,我想我已經死在學長眼下好幾萬次了吧……被一雙血般的紅眼一直看著,衣服好像快要被火燒出一個大洞了啊啊!這樣我的衣服就壞掉不能穿要換一件而且還要重新再買一件,不但麻煩而且還要浪費錢耶!

 

  「你腦殘夠了沒?」人家說『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而我卻是在惡勢力的壓迫下,不得不拼命搖頭否認……

 

  「夠了夠了…」請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的我計較啊!

  要是學長真的要小鼻子小眼睛地計較起來的話,我以後恐怕就沒有好日子過了,也沒有超有效的驅蟲劑了啊啊啊!

 

  「看來你是沒有學到剛剛的教訓,」此刻離我距離很近的學長唇畔逸出令我驚悚萬分的微笑,媽媽啊……我好怕啊,誰可以來救救我啊?那笑容分明是在說『再講下去就有你好看』了嘛!

 

  「對不起我馬上閉腦放空乖乖不亂想。」一秒認錯,沒辦法,寄人籬下就是如此,吃別人的、喝別人的,什麼都用別人的,等到別人要來佔自己便宜的時候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了啊啊啊……

 

  「繼續,我倒想聽聽看你對我能有什麼樣的評價。」

 

  糟糕、遊戲的終極boss大魔王都下了指令,就算再怎麼不願意,身為一個再平凡也不過的普通玩家也只好奉命行事。

 

 

  所以,回想模式再度被開啟。

 

*-*-*-

 

  『那你覺得他做出來的東西怎麼樣?』回答完上一個問題之後,喵喵又接著繼續問下去,簡直就像在審問犯人一樣。

  『好用得不可思議吧!』一般來說,東西只要是出自於精靈之手就會堅固耐操得嚇死人,電影魔X裡的蘭O斯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更何況這樣物品的製造者還是那個百年來最強大、最恐怖的黑袍混血精靈。

 

*-*-*-

 

  以上,就是試用人褚冥漾的心得感想。

 

。初之章.學長牌之百科全書。

*-*-*-

 

  『學長對你來說,是個怎麼樣的存在呢?』要是有人哪一天問了我這個問題,我想,我應該會回答他:『無法定義』吧!

 

  為什麼說是無法定義呢?因為,學長之於我,混雜了許多莫名且難以言喻的情感在其中,是個我心目中佔了重要位置的人。

 

  不過,學長是真的知道很多事情,連那種失傳已久的法術都知之甚詳,精靈百句歌就是最好的例子,被稱為『活體百科全書』我認為一點都不為過。

 

  在我的眼裡,學長的存在宛如天神下凡般地高貴,不僅長得帥氣出眾,還擁有凡人比不上的頭腦,更是人人敬畏的黑袍,可謂女性眼中「三高」情人的最佳代表──外貌高分,智商極高,薪水超高。

 

  如果學長能改進他差到不行的壞脾氣,那他簡直就是完人了嘛!左思右想都找不到半點缺點在學長的身上……坐在學長房間的書桌前,眼前各式各樣的書籍都是段考要考的科目指定課本,我一邊無意識地轉著手上的原子筆,一邊想著。

  「不好意思,我脾氣差礙到你了喔!」放下手中看到一半的書,學長抬起頭來不爽地瞪了我一眼。

 

  「沒有沒有,大爺您請繼續閱讀,小的我會乖乖念我自己的課本……」沒有拿筆的另一手本能地護住自己的後腦杓,努力地把椅子移到離學長遠一點的安全地帶。

 

 

  事實證明:移再遠也沒有用,學長是鬼!不管躲到哪都會被抓到……

 

  「啪!」的一聲,學長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我旁邊,「要不是那死女人的命令,我何必要坐在這裡忍受你的腦殘,還要額外幫你補習?」

 

  被一本厚得跟百科全書有得拼的書擊中的那剎那,墨色大眼滾出了幾滴閃亮的淚花,「痛……」

 

  好啦學長都是我的錯請息怒。

 

  「哼,知道就好。」重新坐在我的對面,學長優雅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繼續看他的書。

 

  我現在坐在這裡念書是有原因的,因為跟著雷多雅多他們三不五時一起出門找水精之石,而導致我的出席率有些過低,老師特地幫我補考的小考又很不幸地衰運發作沒有及格……

 

  正當老師在煩惱要怎麼處理這次的突發事件時,扇董事就蹦蹦跳跳地出現冒出一句:『漾漾小朋友可以回黑館念書就好了喔!我家那臭小子能夠擔任你的臨時家教。』

 

  『真的嗎?冰與炎的殿下願意撥空指導褚同學?』老師顯然知道扇董事在指誰,我看了一眼眼中燃起希望之光的老師,我猜他大概是很想快點把我這個燙手山芋給脫手吧……

 

  『畢竟他是他的代導人嘛!』扇董事滿不在意地擺擺手,『就算他不行也得行,因為這是我的命令啊ˇ』

 

  扇董事…就算你是董事也不能這樣不顧別人的意願吧?還有學長是黑袍明明就很忙,而且當代導人那個月早就結束了,學長已經可以不用管我了好不好……

 

  『那,褚同學,請看過這些書,從中尋找方法將這些法陣重新做組合,並繪製出綜合防禦的法陣,讓這個法陣外緣充滿風刃及水柱就可以了。』很爽快地答應扇董事的提議,老師開出了功課讓我回去自己完成。

 

 

  基於抗議無效的立場,『人權被無視』這件事每天都在發生,若說要反駁火星人的話,我也沒有那個膽子,因此我選擇保持沉默等待他們最後的判決。

  沒想到扇董事卻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擅自幫學長加了更沉重的工作量,『反正段考快到了,你連其他科都一起帶去找他好了,我保證他一定教到你段考高分過關唷ˇ』

 

  見鬼的高分過關!我看是在他的暴力威脅下,不得不低頭努力吧。學長一定會說:『沒有考到滿分別說你是我教出來的。』

 

 

  因為發生以上一連串的事件,所以我才會坐在這裡接受學長的斯巴達式教育。

 

 

 

 

 

─TBC─

 

 

。中之章.學長牌之希爾德盾。

*-*-*-

 

  不是我要說,學長真的是超級好用的擋箭牌,不管在哪一個方面來說都是。

 

  在家裡,只要搬出『學長』這個藉口,就可以順利連續好幾個月不用回家,連最兇的老媽都不會處罰我。

 

  在學校,黑袍是人人尊敬的對象,身為無殿三長的首席傳人,還是冰牙精靈的第三皇子之後,擁有如此崇高的身分,自然沒有能夠阻止他,更別說有勇氣面對他那張媲美零下三十度的冷臉了,不過,我想扇董事恐怕是例外中的例外。

 

  平常要是出任務,或者是遇到鬼族的話,如果真的有生命危險,學長絕對不會丟下我不管,他會擋在我前面,保護我這個幾乎沒有反抗能力的人。

 

  雖然學長大多數時候都很沒人性,因為他老是把我踢去自己一個人面對那些……的任務,不過我還是從中死裡逃生很多次,也學到了不少的經驗。

 

  但是一提到要學長去面對我家那位被稱為『惡魔紫袍巡司』的老姊,他就會變了一張臉,一張從地獄來的修羅臉。也許學長大概是不知道該用什麼反應來面對她吧……

  「再腦殘下去,你今天就給我自己解決任務。」拿出傳送符,學長站在一旁,不耐煩地等我過去他那裡。

 

  「咦?夏碎學長呢?」放假嗎?

 

  我忽然不希望夏碎學長放假了……因為他一放假,那個代替他當惡鬼學長搭檔出雙人任務的倒楣鬼通常就是我。

 

  「他回藥師寺家處理一些事。」解釋了夏碎學長缺席的原因,學長把臉轉向我,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和我一起出任務你有很大的意見?」

 

  就算真的有我也不敢告訴你啊老大。

 

  不想火上澆油,我搖了搖頭,「學長,我們快點走吧。」

 

  「嗯。」

 

 

 

─TBC─

 

。末之章.學長牌之萬用毛巾。

*-*-*-

 

  拜學長之賜,我最近和浴室非常地有緣。

 

  原本每天就會進出浴室好幾次,以前比起現在的情況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了。先是來得突然的森林之旅,沒想到最後竟然演變成莫名奇妙的森林浴──再這樣下去我完全不敢想像繼森林浴之後到底還會有什麼驚悚萬分的遭遇。

 

  現在我們在前往焰之谷的路上,目標是焰之谷以及附近的溫泉旅館。

 

  焰之谷,這個我們曾經去過一次的地方,外人被禁止用言語以及任何形式傳頌、或者是形容它的四周環境,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任何文獻或是書籍記載著焰之谷的相關資料──扣除那些曾經與焰之谷交流過的種族外,對大部分的守世界居民來說,焰之谷只是在流傳久遠的歷史裡,一個彷若神話般的存在而已。

 

  若非學長的緣故,也許我一輩子都沒有機會來到這個人如其族的禁地吧。

 

  矮人事件之後,焰之谷方面來信以檢查身體之名,請求學長回去一趟──雖然以獸王族的算法來說學長已經成年,卻仍得經過無殿的同意;在同一時間,老姊的消息傳來我這邊,大意是說她從矮人那裡交涉來了一張知名溫泉旅館的雙人招待卷,要我和學長找時間去好好放鬆一下。

 

  我手上拿著招待卷,翻到背面仔細一看,卻發現地圖標示的旅館位置好像是在去焰之谷的必經之路上欸……

 

  「好像你的頭,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都已經去過了,明明就只有那條路你居然還沒有把路記起來!」一巴掌狠狠重擊到我可憐的腦袋上,學長毫不客氣地把招待卷搶過去。

 

  於是在我單方面的受害下,我們再次向焰之谷的方向前進,但不同於上次的是,這次只有我和學長兩個人而已。

 

 

 

 

 

 

─TBC─

 

。尾之章.學長牌之自動空調。

*-*-*-

 

  現在是繁花盛開的春季。

 

  在溫泉旅館度過了幾天休閒愜意的日子,我們啟程前往燄之谷,本次旅行的終點,也是我們的目的地。

 

  報上名之後,大門的守衛有禮地打開門讓我們進去,一進門看到的就是一座巨大的歐式城堡矗立在我們眼前,一整片草地遍布在皇宮的周圍,通往皇宮門口的通道被獨立開闢出來,形成一條明顯的道路。

 

  我想不管來過幾次、不論是誰都會被這裡的美景所深深震撼。

 

  綠草如茵的草地上種植著各式各樣的花朵,五顏六色的鮮花襯著生意盎然的嫩綠,讓整片草地充滿了繽紛的色彩;燄之谷皇族所居住的宮殿外表看起來格外地美輪美奐,鋪著白色大理石的地面,挑高的白色石柱支撐起雕刻過的天花板,上頭訴說著一個又一個的傳說故事……

 

  那裡面當然也包括、守世界裡面,傳頌已久的神話──冬城。

  ──縱使、傳說已經不再,真實。

 

  『公主決定率領三軍加入由冰牙族三王子為首,反抗鬼王的陣容。自此之後,染血的戰場上總是有著一銀一紅的身影並肩作戰,他們就是在這個情形下認識對方的。

 

  戰爭前期相當地辛苦,戰況幾乎是一面倒向鬼族那邊,但到聯軍大量加入的後期就漸進了佳境,但驍勇善戰的王子卻在此時染上了黑暗,那對精靈而言簡直是致命的毒藥,軍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情況惡化,軍中的每個人都擔心,卻也束手無策。

 

  當戰爭好不容易結束,並贏得勝利之後,所有人都回去了自己的故鄉之際,喜歡上冰牙族三王子的公主又率性地拋下一切去尋找被黑暗侵襲的心上人……

 

 

 

 

 

─TBC─

 

 

。外一章.學長牌之充氣娃娃。

*-*-*-

 

  你有過這樣的經驗嗎?

 

  進入一個奇妙的世界、結識了一群真心以待的好朋友、戀上了自己直屬的學長,經歷過風風雨雨之後,終於順利地在一起,最後甚至還能夠擁有屬於自己的結婚典禮──

 

  是的,你沒看錯,就是結婚典禮。

 

  結婚典禮,顧名思義就是當情侶準備走向紅毯的另一端時,所舉辦的典禮。

 

  ──而我,很不幸地就是身為那個被娶的角色,俗稱『新娘』。

 

  哀怨地望向窗外,我忍不住嘆息。

 

 

  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樣的我太奢侈了,明明有了一個那麼優秀的伴侶還不滿足,但我卻不是因此嘆氣。

 

  雖然拐到一個黃金長期飯票(老姊云)是真的很不錯啦,可是一個堂堂男子漢,卻身為一個被娶的對象,這樣像話嗎?

 

  學長看起來並不是很介意這件事情,他總是說我每次都在腦殘些莫名奇妙的事情,但這回我卻不能不擔心別人的想法,要是拿這種煩惱去問學長,他大概也只會做這個反應吧──給我一個白眼,然後冷冷地回答我:『別在乎別人的想法,那都不關你的事。』

 

  表面上裝作不在意的我,在私底下、這個疑惑仍然懸掛在心裡,垂著吊著,沉甸甸地壓在我的心上。

 

 

  經過前陣子大雨的洗禮,碧藍如洗的天空透出耀眼的藍色,老天爺相當賞臉地給了一個大晴天──會熱死人的那種──明媚燦爛的陽光,蔚藍晴朗的天空,優遊自在的白雲,彩虹,一切看起來似乎都非常美好。

 

 

  我到現在都還沒有身為準新人的感覺。

 

  我手撐著下顎坐在窗台往下看,腦裡轉著一些學長總是斥之為莫名奇妙的念頭。

 

  正當我陷入自己的思緒時,我聽到有人開了我的門然後大步地走過來的腳步聲。

 

  回過頭就看見學長難得溫柔的笑臉,他用公主抱的方式把我整個人抱了起來走出房間,我感覺到其他人揶揄的視線,臉頰的溫度也隨之急速上升,熱燙燙地、羞赧的粉紅悄悄蔓延了整張臉,我掙扎好幾下、還用力槌了學長的肩膀以示抗議,接著我意識到現在自己的狀況──現在可不是只有我和學長兩個人而已、我們四周全部都是人人人啊啊啊啊啊!!!

 

  忍不住在內心裡驚聲尖叫,我下意識地低頭,反正既然躲不開,也只能接受了,所以我伸出手來環抱住學長,自動自發地開始調整起比較舒服的位置。

 

  我一手放在學長的肩膀上,另一手則摟著他的脖子,臉與臉之間的距離彷彿在一瞬間急速地縮短,我不自覺地把頭靠上學長,溫度可以輕易地藉由皮膚的傳遞而感受得到。

 

 

  兩人都沒有開口,我的胸口怦通怦通地跳著,伴著彼此的心跳聲,眼裡只望得見對方,好像這個天地間只餘下我們,再無其他。

 

  一時間四周靜悄悄地,寧謐無聲。

 

 

─TBC─

 


 
评论
热度(5)
© 隨風揚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