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抹令人心醉的蔚藍(米納斯中心)

*當年遲到了四天


*原稿完稿日期是2010.3.19


*米納斯中心


*沒有配對







【繪茶突發小劇場】那抹令人心醉的蔚藍,米納斯中心-3/19,咪生日稿



  『我是沉睡了一千七百年的水中貴族,只要一點水霧都是我的利刃兵器。』雙手交疊在胸前,一名人身蛇尾的女性優雅地擺動她的蛇尾,激起水面上無數的水花,『喚我甦醒的人類,你有足夠的自信能駕馭我而不被反噬嗎?』

  沒有開口,她只是靜靜地望著你,聲音卻自然而然地傳進你的耳朵,四周的水聲也越來越清晰,旁邊的水氣折射了微弱的光線,人型的幻武精靈看起來高貴卻讓人難以親近。

  『搖擺不定的人類少年,你有足夠力量將我喚醒,卻沒有足夠的信心將我發動。那麼,你在這裡是為了什麼?』如同她真的嘆了口氣一般,你能夠從她的表情中看出明顯的嘆息。


  像是下了什麼重大決定一樣,你深呼吸了一口氣接著開口,「我是為了改變所以站在這裡!」

  『我是沉睡的水之貴族,只要是水、就是空氣中的水霧都可以化為我的利刃。』她輕盈靈巧地轉了一圈,蛇尾隨著身體做了大幅度的轉動,周圍的水氣猶如感受到吸引力一般漸漸浮起,然後、她對上你的視線。

  她伸出了手,那個你從學長手中拿到的藍色幻武大豆正靜靜地躺在她的手上,你向她堅定地傳達你的想法,然後、水色大豆正在精靈由水形成的手掌上發出微弱的光芒。

  『我會成為你的力量,在你有能力之前幫助你,在你有能力之後輔助你。記得今日你小小的改變,然後讓你的未來將會不再迷惑。』她溫柔地笑著看著我,伸手將幻武兵器放回我的手中,『用你的血與我簽下契約,用你的聲音呼喚我的名字,用你的心靈為我製造形體,用你的力量去追求更多。』

  她在你的掌心用指甲畫出了一條血痕、並低頭舔過,空氣裡散發出微微的血腥,『你可以呼喚我,這個名字是你所有。我是水中貴族的龍神精靈,只要是水都是我的利刃、是我的盾牌,我只讓你呼喚我的名字,只有你有資格呼喚我尊貴的名字。』

  說完,她漸漸化為水珠,水滴一點一點地滴落到地面。你閉上雙眼記住腦海裡迴盪的名字──她只讓你呼喚的名字,也只有你有資格能夠呼喚。

  『米納斯妲利亞,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初現你的形、美麗優雅而尊貴,水是你的利刃、是我的武器,然後、幫助我,解決侵害者。』

  你從學長手中拿到了幻武兵器,然後、她成為了你忠實的部屬、朋友──雖然有時候她的自我意識相當強烈,比你這個主人還有主人的樣子,但她平常至少還算是個忠心為主的幻武精靈。

  『保護主人、遵從主人命令』大體上來說,這幾件事情她一直都做得很好。

  你曾經懷疑過自己是否有能力,甚至是資格能夠擁有、並駕馭王族兵器,其實就算直到至今,你有時仍舊會如此懷疑。

  你想起了當年學長曾經說過的話:『只要相信,你就一定能夠做到。』

  學長相信你的能力,相信你一定做得到,所以、才給了你這個王族兵器。

  當萊恩說要給你幻武替代品,所以你才有禮地拒絕。

  『學長應該是希望我能夠有所成長吧。』你是這麼想的。

  最後、你在大競技賽時成功發動了她,水藍色的幻武精靈。

  你視他為最強大的後盾,最珍惜的夥伴;你折服於她的強大,她身上的藍色鱗片閃爍著波光瀲灩,美得令人屏息。

  你透過那時候的她,彷彿看見廣闊無際的海洋。

  那一抹令人心醉的蔚藍,早已沾染了你心目中很大的一塊位置,久久不散。


               *END(?)*






*-*-*-

 
评论
热度(3)
© 隨風揚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