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亞凡亞/千年夢之《夢塚》

書名:《千年夢》


作者:綾子/http://www.plurk.com/ayalin219


繪者:咪yashou/http://www.plurk.com/pppaxy




規格:彩封、局部光、92P、A6


資訊頁:http://ayalin219.lofter.com/post/322f52_14079e6

 

※  部份設定和原作有一點點出入,請確定能接受後、再行閱讀。


  那段曾經的歡笑被埋沒在歷史洪流之中,不復存在,只餘下記憶雋刻在心裡、直到永遠。

  雖然你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但世界仍然在向前走,而歷史曾寫下的扉頁、永不抹滅。

 

 

 

*-*-*-

 

   上之章.只是心字已成灰

 

  你站在草原上眺望著遠方。

  腳下一片荒蕪,原先的景色不再,時間無法再重來,當初的情景已經不可能再重現,而你們也沒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暖暖的陽光灑落在青翠的草地上,蜜蜂飛舞在花叢中,你記憶中那樣溫馨的場面已然消失無蹤。

  昔日曾經美麗的西之丘,如今只留下一地的荒涼。

  

  過往的朋友不再是朋友,而是、敵人。

  在你發現精靈們攻打妖師一族之後,你選擇加入了鬼族、並率領鬼族大軍彌平了這塊淨土。

  戰火已經開始蔓延到四處,點燃了各地的硝煙。

  鎧甲染上暗紅色身軀四散在零亂的土地上,青綠的草原抹上了一片紅褐色的哀悽。

  血色染滿了大地,滿地的屍體堆積成山,無數的斷戟殘茅散落一地,屍體上的斷箭和暗褐色的血跡顯得格外地怵目驚心。

 

  夕陽西下,荒涼的沙漠上倒映出你滄桑憔悴的影子。

  你站在山丘上,環顧著四周,風聲颯颯地吹著,沉默的孤單映襯出寂寥和落寞。

  當時的軀體早就被沙子給掩埋,曾經殺聲震天的城鎮回歸到最初的寧靜,卻已無祥和,只餘下死寂滿天。

 

  如果當初選擇相信他的話,結局是否可以有所改變?

  如果當初你多注意一點、多小心一點的話,是不是就不會造成今天這種局面?

  你無聲地問著自己。

 

  你不只一次後悔沒有把自己關於安地爾底細的猜測告訴亞那。

  就你對他的了解,亞那雖然天真、但他並不是笨,你不相信他對安地爾的身分沒有底,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選擇相信。

  因為他相信安地爾,所以你也跟著他選擇了相信。

  ──卻沒想到那是釀成所有事件的主要原因。

 

  你最後悔的就是、你不該不相信他的。

  對你而言,亞那是除了你的家人之外,唯一信任的人。

  可是你依舊不夠信任他。

 

  明明你早就注意到了安地爾的不自然,因此特地用藥測試他的目的,卻沒有發現任何的異狀;明明警訊已然在心中響起,卻沒有多加注意,所以才導致現在這種情況發生。

 

  你從真相揭發之時就無時無刻地在懺悔自己的衝動。

  事情發生之後,你只知道當初拒絕知道事實、拒絕詢問相關的問題、拒絕去……面對現實;你想逃避、因為從來就不覺得那個在你心中向來純潔善良的精靈會主動去殲滅妖師一族。

  以前你相信他是一個不會去主動攻擊他人的人,但是你也知道、從來攻擊妖師不需要理由,會毀滅世界的對象本來就該被消滅。

  所以、精靈攻擊妖師。

  所以、你沒有問理由。

  所以、你選擇了反擊。

 

  望向眼前的精靈,深呼吸了一口氣,你輕輕地開了口,『我詛咒你們,黑暗會籠罩,生命會消逝,西之丘的土地不會有任何生機,而我眼前的人會死絕,這是你們應該付出的一切!』

  『至於你,亞那瑟恩.伊沐洛,你將付給我更多代價。』你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伸手抽出一旁屍體上的箭矢,一把刺入精靈的手背,箭尖沒入白皙的手,滴出點點血跡,『你不會太快死亡,你應該痛苦的直到最後,愛人、子孫都要承受妖師的憎恨,驍勇善戰的三王子,我詛咒你們。』

 

  精靈純潔的靈魂無法承受惡意的言語,靈魂出現裂痕、軀體也日漸虛弱,不復往日的神采奕奕,矯捷的行動不再,他只能虛弱地躺在床上,等待別人的照顧與幫助。

  於是他成了你當初口口聲聲唾罵的白食貴族,什麼能力也沒有,無法處理任何事物、只會消耗食物的病人。

  虧得他是冰牙一族的精靈三皇子,不然在這種非常時期也不可能有如此良好的待遇。

  你冷默地看著昔日的摯友、今日的仇敵逐漸邁向死亡。

  你至今仍然不敢置信──曾經讓你放下心防、甚至在他面前卸下所有武裝的人,如今卻率領軍隊攻打妖師一族……

  這件事成為了你心上的一個表面上的傷口,先前濺血的創口早就結痂,卻並未完全癒合,那道疤痕依舊隱隱作痛、時不時地。

 

  然後,你加入了鬼族這一邊,只剩下他們願意收留你了。

  你只剩下這條路可以走了,即使明知鬼族並非全然可以信任的對象,對鬼王還有安地爾、你小心地應對;對那些低等的鬼族、你以強大的言靈之力命令他們,若是不這麼做的話,難保你出現意外的時候、鬼族不會反咬你一口,他們就是那種只要不是有點階級的對象都無法溝通,只會蠻橫地往前屠殺或者是被殺,而且數量多不勝數,但卻相當惹人厭惡。

 

  『我詛咒他。』忿忿地想起他背叛你的信任,你陰狠地開口,你的怒火反映在言靈之力上面,『大戰無友……若阻擋我們的去路,我詛咒他,以意為靈,讓他消失在我們之前,用他的血洗開我們的大地。所以我詛咒他,如果他要阻礙我們的話。』

 

  如果、他真的要阻礙你的話。


 
评论
© 隨風揚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