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新刊試閱/不會貼完/第一篇之Embrace(喬高喬)

* 有底線的地方都有連結,請注意。

- 封面&最新進度報告請:點我

-是個 趕 到 不 行 的 突 發 本 。

- I C E 新 刊 試 閱 。

-攤位相關參考:點我

-作者不一定會在攤位上。

- 不 會 貼 完 。 不 會 貼 完 。 不 會 貼 完 。 不 會 貼 完 。 不 會 貼 完 。重要的事情說五次。

-有一點點的 1 7 2 8 捏 他 。

-這配對簡直是對我來說的一大挑戰(摀臉

-本子裡另外兩篇分別是Adore(林方)Contact(盧劉盧)

-因為如果不出新刊我攤位要空攤沒新品了硬是來一本(ry

-一切都是因為我想搞豪華雙花本的錯

-網路印調填寫:點我

-只開 5/11 ICE場 ,通販是給我的數量參考看要不要丟寄賣。

-估狗表單對岸好像進不去,如果有人想要海外通販可以下面講一下,我看數量多不多,再看怎麼處理比較方便這樣!

-八月場CWT已報,七月全職O須找寄賣,有需要請喊聲。

-我希望他可以不要窗...我努力(掩面

-未完成草稿,可能會改

-原本要出的刊物,就是那個你知道的,但是因為(ry,所以(ry





Embrace(喬高喬)






 

*-*-*-

 

  第十賽季結束,所有戰隊都迎來了一個長長的暑假。

  身為新科冠軍隊,獲勝當晚,興欣戰隊在S市狂歡慶祝了一整個晚上,隔天在旅館又休息一天,他們才整隊帶隊回H市。

  冠軍慶祝派對上,雖然並不是很會喝酒,但在遭到魏琛這樣毫無節制地猛灌之下,連喬一帆也無法完全倖免於難地被灌了兩大杯啤酒。

  幸好他的酒量尚可,兩杯還撐得住,只是整個人有點昏昏欲睡,走路稍微搖搖晃晃,神志不太清明而已。

  走在回房間的路上,簡訊的提示聲嗶嗶響起,喬一帆從口袋裡撈出手機看了一眼,嘴邊掛著微笑,簡單回應對方訊息。

  『好。』

  那是來自高英杰的簡訊,內容是──『恭喜冠軍!回B市的班機記得要告訴我,想和你見面。』

 

  所以當喬一帆一回到B市,迎接他的就是好友高英杰一個大力又激動的擁抱。

  安全起見,為了避免被其他人認出來,喬一帆和高英傑兩個人都做了一點偽裝,喬一帆頭上戴著壓低的鴨舌帽,高英杰則穿了一件棉質的套頭T恤,進入室內之後,帽子仍然在頭上沒有拉下來。

  機場內人來人往的,經過的人也只是當他們是久違重逢的好友見面,沒有人停留下來對他們指指點點。

 

  「好久不見。」高英杰把臉埋在喬一帆的肩膀上,喃喃地說,「你終於回來B市了,真好。」

  共計三十八輪常規賽中,他們唯二的兩次相遇,一次是興欣主場,一次則是微草主場,對高英杰來說,沒有喬一帆的B市,就已經不是他原本所熟悉的B市了。

  「我回來了。」喬一帆拍拍對方的頭,笑著回應,「我很想你。」

  「我也是。」抬起頭來,高英杰一手緊緊抓著喬一帆不放,另隻手拿起對方的行李,拉著他前往自己停車的位置。

 

  兩個人一邊走一邊聊天,談著最近B市新開了什麼店,又有了什麼樣的變化。

  走到停車位,喬一帆看見高英杰開來的車身上還印著微草戰隊的隊徽,他指指隊徽問,「這樣好嗎?」

  「沒有什麼不好的,你也曾經是微草的一員。」無論對方是否離開微草,高英杰始終固執地認為喬一帆仍然是出身自微草的成員。

  和他一樣。

 

  「走吧,回我住的地方。」高英杰說話的語氣自然得彷彿喬一帆和自己上同一台車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你現在不住在宿舍?暑假沒有集訓嗎?」為了怕涉及戰隊機密,喬一帆離開微草之後,如果高英杰沒有主動說的話,他也變得不太會主動詢問微草的事情。

  兩人上了車,高英杰發動了車子,雖然不曉得對方什麼時候跑去考的駕照,但喬一帆看得出來他剛考上不久,技術不算純熟,卻速度平穩地朝著目的地前進。

 

  「隊長說八月初世界邀請賽結束,他回國之後再回去就好了,七月讓我們放假。」一邊轉動著方向盤,他像是對於對方主動問起自己的行程很開心,高英杰靦腆地回答問題。

  這意味著如果興欣沒有提早要喬一帆歸隊的話,他七月份有整整三個禮拜的時間可以和對方待在一起。

  「真巧,我們也是。」和高英杰對了一下七月的行程表,喬一帆說。

 

  高英杰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和喬一帆一起並肩走在同一條道路上悠哉地閒聊了。

  高掛在天空上的月亮與地面上的微小雜草,兩者間雲泥之別的落差,雜草羨慕月亮的高度和亮度,月亮則希望雜草能夠快快成長成一棵大樹,才勾得到天空的邊緣。

  從前的他們,幾乎什麼都可以毫不猶豫地和對方分享,連勝利都是。

 

  當初兩人同在微草戰隊時,隊裡的地位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高英杰如眾星拱月,而喬一帆是路邊不起眼的雜草,但彼此都沒有忘記他們最初的夢想──並肩作戰。

  偏偏上天殘忍,造化總是弄人,儘管他們關係再親密,感情再要好,微草戰隊決定不續喬一帆的約,高英杰卻被留下。

  如同牛郎織女一般,兩人終究注定要被分開,從此天各一方,一個人在北方的B市,一個人在南方的H市。

 

  雖然高英杰從未說出口,但喬一帆的陪伴,一直都是他在戰隊中最重要的心靈支柱。

  可是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微草戰隊不需要的喬一帆,高英杰需要。


 
评论(8)
热度(9)
© 隨風揚舞|Powered by LOFTER